欢迎进入上海千实精密机电科技有限公司!
技术文章
首页 > 技术文章 > 《羽绒服装》GB14272-2021标准

《羽绒服装》GB14272-2021标准

 发布时间:2021-09-16 点击量:56
  2021年3月9日,GB/T14272—2021《羽绒服装》标准正式发布,并将于2022年4月1日起正式实施。4月9日,在北京举办的“羽绒服装新标准解读研讨会”上,广检集团高级工程师郑兆和对GB/T14272—2021《羽绒服装》关键点进行了解读。
 
  新版标准适用范围有重大变化
 
  关于GB/T14272—2021《羽绒服装》标准发布与实施为何间隔一年?郑兆和透露,主要是考虑羽绒服装相比其他品类服装在原材料采购和生产环节所用时间更长,企业需要更多时间调整和适应;又因疫情影响,羽绒服装企业产品周转周期变长,原料更新与成品消化更难,实体企业经营压力加大。因此,为使羽绒服装生产企业平稳转换至执行新标准,特定标准正式发布日期和实施日期间隔一年,于2022年4月1日起正式实施。
 
  据悉,该标准实施后,将在4个方面发挥积极作用:
 
  一是羽绒品质考核与国际接轨,便于国际间进行对比,提高我国羽绒服装在国际市场中竞争力和影响力。
 
  二是规范羽绒服装行业及其产业上、下游相关企业市场秩序,为监督管理部门提供规范执法依据,进一步提高羽绒服装产品质量。
 
  三是以消费者实际穿着体验为出发点对产品进行评价,将有效提高消费者满意度。
 
  四是引导企业绿色生产,保护环境生态友好。
 
  由于2021版标准明年才正式实施,现阶段该用哪一版标准更合适?
 
  郑兆和建议:目前羽绒服装标准选择有3个方案:一是使用2021版新标准;二是2022年4月1日前生产的产品仍按(2011版)标准执行;三是使用企业标准或其他适宜的标准。也就是说,GB/T14272—2021在发布日期至实施日期之间,新旧标准均可使用。
 
  他表示,此次GB/T14272《羽绒服装》标准修订,是全国服装标委会在充分考虑消费者实际穿着体验,合理地吸纳国际相关标准内容后,进行大量科学试验验证后的修订结果。
 
  首先,2021版新标准适用范围有重大变化:
 
  一是除门襟、袋盖、风帽、领子等小部位可采用其他填充物,其他部位只能填充羽绒;
 
  二是以前分层或分区使用纤维填充的服装,明确不适用此标准;
 
  三是羽绒和纤维共混填充的服装,不再适用此标准。所以,混合绒、分层或分区使用非羽绒填充的服装不能叫羽绒服装,企业需要对此类产品制定企业标准或采用其他适合的标准。
 
  其次,将2011版标准中“含绒量”修改为“绒子含量”。含绒量和绒子含量均是评价羽绒品质的重要指标,为顺应国际市场趋势,统一将“含绒量”修改为“绒子含量”。绒子含量是:朵绒+未成熟绒+类似绒+损伤绒;含绒量是:绒子含量+绒丝含量(绒丝就是朵绒上掉下来的单丝)。另外,2011版标准填充物要求:羽绒的含绒量明示值不得低于50%;2021版标准填充物要求:羽绒的绒子含量明示值不低于50%。
 
  根据2021版标准变化,现在使用说明标注内容应为:
 
  一是羽绒填充物应标注羽绒种类(只分鸭、鹅,不分灰、白);
 
  二是绒子含量;
 
  三是充绒量。其中,绒子含量标注分档应按附录A中表A.1规定,标注应以5%跳档,比如检出82%绒子含量,以5%跳档宜标注80%。
 
  需要注意的是:由于2021版标准已无含绒量的定义,如果使用新版标准,不建议把含绒量和绒子含量一起进行标注(如标注:含绒量90%,绒子含量80%),以规避无定义来源的风险。
 
  羽绒质量关乎羽绒服装品质
 
  羽绒是羽绒服装产品的灵魂,它是判定羽绒服装质量的一个关键因素,关乎整个羽绒服装的核心品质。而羽绒的质量又与由绒子含量、绒丝+羽丝含量、蓬松度、耗氧量、浊度、残脂率、气味等各项指标密切相关。
 
  2021版标准对羽绒质量要求各项变化有:
 
  第一,绒子含量允差。2011版标准含绒量允差≥-3%、绒子含量≥含绒量×90%;2021版标准绒子含量允差≥-5%。之所以把允差放大主要是考虑到,羽绒产品生产中有一定的波动,且绒子含量标注档位相间较大,处于中间值的产品,如绒子含量83%往上限标注在85%(负偏差范围内),当然,标注80%才是最保险的,这样可以有效规避风险。
 
  第二,绒丝+羽丝。2021版标准与GB/T17685标准一致,绒子含量≤90%时,绒丝+羽丝≤10%;绒子含量≥95%时,绒丝+羽丝≤5%。这项指标变化后,羽绒中“飞丝”现象减少,羽绒服缝线钻绒现象也将一定程度上减少。
 
  第三,蓬松度变化。蓬松度是指在规定容积容器中,一定质量的羽绒样品在恒定压力下的高度,作为羽绒的一项关键指标,蓬松度高低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羽绒保暖性。2021版标准蓬松度指标与GB/T 17685—2016《羽绒羽毛》标准一致。与旧版相较主要变化有:一是蓬松度由原来的烘箱还原法改成IDFB标准的蒸汽还原法;二是桶径变大,压盘变重;三是羽绒测试样重量多了1.5g;四是新版参考IDFB标准,增加了压盘的参数孔数128,直径3mm。所以,通过测试数据验证得知新版标准蓬松度的测试方法其实更严格了。
 
  第四,耗氧量变化。耗氧量是反映好氧微生物含量的指标,也是衡量羽绒洗涤干净程度的重要指标之一。2011版标准对这项指标要求是≤10.0mg/100g;2021版标准是≤5.6mg/100g,且在测试过程中,测试方法也稍显严格。耗氧量降低,主要是羽绒中好氧微生物及其它可还原性物质总量减少。
 
  第五,浊度变化。评价羽绒原料水洗干净程度的另一项指标则是浊度,也叫透明度或清洁度。2011版标准清洁度≥450mm;2021版标准浊度≥500mm。浊度要求提高,羽绒中不溶于水的固体颗粒物总量减少,羽绒更干净。
 
  第六,残脂率变化。残脂率是衡量羽毛羽绒的重要理化指标之一,羽毛羽绒生长在鸭鹅体表,不可避免地产生一定量油脂。羽毛羽绒水洗加工过程需要脱脂,但也需要一定量的油脂来保持其良好性能。油脂含量过低会影响羽绒外表结构,易破碎、降低韧性而影响保暖性能;但过高残脂率又会致样品清洁度不高、容易滋生细菌或产生异味。2011版标准残脂率≤1.3%;2021版标准残脂率≤1.2%,在一定程度上能减少羽绒的气味。
 
  第七,鹅毛绒含量变化。标称鹅绒的产品要求鹅毛绒含量必须≥85%,但是,羽绒产品中不可避免地存在一部分不可区分绒(即无法辨别是鸭绒还是鹅绒),因此,2011版标准把不可区分绒算作鹅绒;而2021版标准,则把不可区分绒按检出鹅鸭比例分摊。这项指标变化后的影响:一是不可区分绒考核要求收紧;二是用鸭绒未成熟绒(部分难以区分羽绒的种类)充鹅绒的情况会逐步降低。
 
  第八,异色毛绒变化。2011版标准要求羽绒要标颜色,且白绒中异色毛绒含量≤1.0%;2021版标准不再强制要求标注羽绒颜色,当标示白鸭绒/白鹅绒时,同样要求异色毛绒含量≤1.0%。这项指标变化后的影响:一是可以不标羽绒颜色,更方便产品标识管理;二是纯白绒仍旧要控制灰绒含量。
 
  第九,气味变化。2011版标准气味要求级数越小越好,所以分为0、1、2、3级,气味考核要求≤2级;2021版标准不再分等级,只分合格和不合格两种,气味考核要求为:合格。不过,如果品牌依然想要羽绒服味道小一点,可以按照旧标准做内部考核也没问题。这项指标变化后的影响:一是可操作性更强,判定结果更统一;二是高品质绒无法有效区分。
 
  第十,微生物、水分变化。2011版标准要求当耗氧量≥10mg/100g时,考核4种微生物,水分率≤13%;2021版标准取消了羽绒微生物、水分率考核要求。取消微生物指标是为与国际接轨、为企业降负,因为羽绒服装成品考核水分率意义不大,由散绒买卖双方协商则更合理。
 
  APEO被列入新版标准考核中
 
  据悉,2021版标准中一项重要变化是将APEO(烷基酚聚氧乙烯醚类化合物的简称)列入新版羽绒服装标准考核中。郑兆和介绍,APEO是目前被广泛使用的非离子表面活性剂的主要代表,APEO由于生态环保问题在欧美等国外市场已经被限制使用多年。
 
  APEO对生态影响主要是:
 
  一是毒性,它对鱼类、水生细菌和藻类有一定毒性,且其降解产物NP具有很高毒性;
 
  二是生物降解性差,远远低于欧共体要求的环保型表面活性剂(90%的平均生物降解度和80%的最初生物降解度);
 
  三是环境激素可侵入人体,产生类似雌性激素作用,危害人体正常激素分泌;四是在生产过程中产生有害副产物“二恶烷”(公认的致癌物质)。
 
  根据羽绒原料的APEO检测大数据显示:羽绒原料的APEO超过100mg/kg的占比超过30%。需要注意的是,品牌商在采购散绒时,就应该考核这项要求,因为做成成衣后无法补救,所以一定要提前把关。建议:一是使用绿色环保型助剂代替含有APEO的助剂如异构十碳醇聚氧乙烯醚系列;二是需要定期对羽绒的APEO进行监测。
 
  另外,2021版标准中,增加拼接互染色牢度考核(仅考核深、浅颜色拼接的产品);2021版标准要求优等品≥4~5级,一等品、合格品要≥4级。郑兆和坦言,其实这个要求并不算高,羽绒服大多采用化纤面料,特别是聚酯面料,4级对于化纤面料来讲,其实不算高。但有一种材料要注意就是锦纶,因为锦纶特别容易沾色。所以,如果羽绒服装有拼接,浅色尤其白色面料如果采用锦纶,一定要非常慎重。
 
  据介绍,2021版标准还增加了成品洗涤后外观质量考核要求。而在羽绒服装洗涤后外观不合格原因中:羽绒钻绒和水渍、斑渍是突出的问题。建议品牌商自备洗衣机,模拟消费者真实使用情况,多洗几遍,把风险控制在前端。
 
  此外,2021版标准还把纰裂要求进行了细化。2011版标准纰裂要求≤0.4cm;2021版标准将其细化成,有内胆结构,纰裂要求≤0.6cm;无内胆结构,纰裂要求≤0.4cm。而且面料的负荷也做了改变,2011版标准,除丝绸面料纰裂测试负荷全部都是100N,里料负荷70N。2021版标准面料纰裂测试负荷,≤52g/m2、负荷45N,52g/m2~150g/m2、负荷70N;里料纰裂测试负荷,≤52g/m2、负荷45N,>52g/m2、负荷70N。需要注意的是:有内胆结构的羽绒服纰裂仅考核未与羽绒绗缝在一起的面料、里料;外层仅起装饰作用的织物不考核。纰裂试验结果出现纱线滑落、织物撕破或缝线断裂现象判定接缝性能不符合要求。
 
  成衣防钻绒性测试方法也是2021版标准修订的重点。据了解,防钻绒性考核已由旧版标准的织物绒包摩擦法改为成衣转箱法,从整体上对成品防钻绒性作出评价,更贴合服装实际穿着使用情况,也避免因服装款式复杂多样导致取样困难等问题。该方法是目前国内外现行羽绒服装防钻绒性测试方法的重大突破。
 
  郑兆和表示,羽绒服装钻绒大多是从针线孔钻出,所以新标准要从控制整件羽绒服装钻绒情况来考核。考核原理是将整件被测试样放在装有硅橡胶异形球的试验仪器回转箱内,通过回转箱的定速转动,将硅橡胶异形球带至一定高度,冲击箱内试样,达到模拟被测试样在服用中所受到的各种挤压、揉搓、碰撞等作用,通过计算单位相对面积上从试样内部所钻出的羽绒、羽毛和绒丝等的根数来评价服装整体防钻绒性能。
 
  2021版羽绒服装标准重点总结:
 
  一是不适用分层、分区填充和混合填充产品。
 
  二是使用说明要标注绒子含量(应按跳档规则标注),不再标注含绒量。
 
  三是增加绒丝+羽丝限量要求;不可区分绒按比例划分,要求相对提高。
 
  四是蓬松度测试方法改变,指标改变,要求相对提高;防钻绒测试方法改变,考核更贴近实际使用。
 
  五是增加APEO、洗后外观项目要求,考核更全面。
 
  六是接缝性能指标细分,考核更合理。